当前位置:河北设计培训专业机构历史朱文正: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,也是明朝第五名将
朱文正: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,也是明朝第五名将
2022-09-30

说到朱文正,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?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各位介绍一下此人的历史事迹。

元朝统治者极其腐败,民不聊生,苟延残喘。朱元璋揭竿而起,南征北战,他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,和陈友谅,张士诚作战,运筹帷幄,放眼天下。

在朱元璋不断战斗中,他曾经遭遇到背叛。大将绍荣和赵继祖密谋要杀害他,朱元璋把二人处死,大将谢再兴叛变,朱元璋及时将叛乱镇压。

对朱元璋来说,背叛,并不能动摇他强大的内心。

长期的困难生活,锻炼了朱元璋的生存能力,磨练了他的意志,让他对人心,有足够的认识和接受能力。

可是,这个人的背叛,却让朱元璋真正陷入痛苦中。连他都能背叛自己,还有谁可以相信?他是自己最信任的人,最得力的干将,却轻而易举的背叛了自己。为什么?为什么?

他是一位军事天才,立下赫赫战功,在战役中,苦苦守卫,顽强拼搏,是明朝第五名将。

他,就是朱文正,朱元璋的亲侄子。

纨绔子弟。

在大家的印象中,朱文正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。

他是朱元璋的亲侄子,父亲朱兴隆在朱元璋起兵时,已经离世。对朱文正,朱元璋视如己出,当亲儿子一般对待。

陈友谅组成了六十万大军,决定攻打洪都。

对洪都,陈友谅志在必得,这是他选择对抗朱元璋的最佳地点。彼时,朱元璋被陈友谅设计,拍徐达攻打庐州。于是,陈友谅来到了洪都。

洪都,自古就有“襟三江而带五湖,控蛮荆而引瓯越”的称号,战略地位非常重要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镇守洪都,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。

可是,朱元璋却把这个任务,交给了朱文正,自己的亲侄子。这让很多人大失所望,因为,朱文正喜欢吃喝玩乐,口碑并不好。

来到洪都后,朱文正同样没让大家失望,他整天流连于烟花之所,饮酒作乐,谱曲排舞,玩的不亦乐乎。每天喝得醉醺醺地,不省人事,军事布防等工作,他一概不管,统统交给手下人去办。

朱文正的手下纷纷摇头,这样的将领,怎么敢指望?

陈友谅却心花怒放,暗暗高兴,真是“天助我也”,看来洪都,指日可待。

可是,他们都不曾想,既然朱文正如此不争气,朱元璋为何要派他来镇守洪都?难道,仅仅因为他是自己的亲侄子吗?

狰狞面目。

纨绔子弟,是朱文正的表象。他确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,喜欢吃喝玩乐。但是,遇到事情,并不代表纨绔子弟,不能认真,没有担当,没有毅力。

就在陈友谅进军洪都的当天,朱文正收起了自己的花花公子做派,显露出了自己的军事天才。

来吧,陈友谅,我早就等着你了!

朱文正可以说是一个不出世的军事天才,大敌当前,他临危不乱,安排妥当。

洪都有八个门,在防卫中,这是一个劣势,会顾此失彼。

六十万大军,对战三万防卫兵。

城里能用的兵,分配在八个门上,很是捉襟见肘,可这难不倒朱文正。他调配的井然有序,分配好各个门的将领和兵力,最后还剩下两千人,他自己率领,以备救援。

陈友谅大军来到城下,朱文正一改往日玩世不恭的作风,庄严肃穆的召开了一次全体军事会议。

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,在背后议论我,没有关系,我也并不喜欢你们,但此时陈友谅的六十万大军已经在城下,诸位如要投降,即可出行,我并不阻拦,但若不走,唯有听闻一途,战至城破人亡,一死方休。

朱文正的话,让所有将领们,内心一震。

对于在刀口上度日的他们来说,刺此刻的朱文正,不再是那个纨绔子弟,不再是花花公子,而是和他们共同进退的生死战友。

三万对六十万。

陈友谅开始攻打洪都,他选择了四面开阔的抚州门。

不幸的是,守卫抚州门的将领,是邓愈。邓愈也是一个厉害人物,论军事天赋和战功,他仅此于朱文正,排在第六。邓愈是后来的开国六公爵之一。

邓愈率领士兵,严防死守。士兵们把准备好的大石头,大木头向楼下砸去,陈友谅的士兵没有任何防御能力,死伤惨重。

这种情持续了三天,陈友谅士兵的尸体堆积成山,却没能前进半步。

陈友谅对士兵说,不拿下抚州门,军法从事。

于是,最猛烈的攻击开始了。在陈友谅士兵的疯狂攻击下,城墙居然开了一个口子。

按说,城墙都被攻破了,陈友谅该大军挺进了吧。

可是,这时候,他听到了枪声,他的士兵,也听到了枪声,正在进军的大军,停住了进攻的步伐。

两军再次激烈的战斗,结果是邓愈把墙修好,打退了陈友谅。

陈友谅心有余悸,休整了一周,这次,决定攻打新城门。

新城门的守将是薛显,可以说是一个亡命之徒。他看到陈友谅来了,居然打开城门,率兵杀了出来,耀武扬威一圈,又退回城里。

薛显的这个行动,让陈友谅军队大惊失色,居然再不敢猛烈攻击。

之后,陈友谅从洪都水关进攻,却被守军用特制的长矛攻击,死伤无数,又去攻打士步门,射死了守将赵德胜,可有人立即接替了他的位置,城门依旧牢牢把守住。

陈友谅陷入绝望。攻打了两个月,毫无战果。

城里的朱文正,同样的痛苦。

城外的陈友谅可以走,可是,城内的朱文正呢?什么时候才能出去?

识人的能力。

朱文正的军事天赋,还在于他有卓越识人的能力。

他派遣邓愈,守卫最重要的抚州门,任命洪都一霸薛显守卫新城门,赵德胜防守三门,太有统帅气度。

朱文正最正确的用人,是派了一名读书人,去向朱元璋求援。

之前,朱文正死死抵抗,没有向朱元璋求援。

战争打了一个多月,朱文正凭着自己灵敏的军事嗅觉,觉得自己的防守,已经到了极限,再不求援,就要沦陷了。

这时候,他派了一个人,去找朱元璋增援。这个人,就是张子明。

张子明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,为了保险起见,从洪都出发,他白天找个地方睡觉,晚上赶路,走了半个多月,才到了应天,找到朱元璋。

张子明见到朱元璋,并没有说,朱文正支撑不住了,而是说“师久粮乏,援兵至,必可破”。也就是说,我们已经攻打了陈友谅很久,他死伤惨重,出师这么长时间,他的粮食差不多也没了,如果您出兵的话,一定能击败他。

朱元璋听到此话,很高兴,马上派人去庐州,让徐达班师,准备去洪都。

任务完成,张子明往回走,这次他赶时间,没有采取来时的走法,酿成大错。

在他达到湖口时,被陈友谅军队擒获,陈友谅亲自接待了张子明。

张子明很轻易的被陈友谅说服,说愿意和他合作。于是,陈友谅把张子明押到洪都城下,让他给城里的人喊话,劝降。张子明连连答应。

到了城下,张子明大喊:“大家一定坚守下去,我们的大军马上就到了。”

陈友谅傻眼了,他没想到唯唯诺诺的张子明,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,一怒之下,他把张子明杀了。这时候,他才知道,张子明并不怕死,只是还不到死的时候。

张子明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告诉了我们朱文正的识人能力。

佯装大度,实则不满。

张子明用自己的生命,换来了朱元璋大军的到来。

朱元璋和陈友谅进行了艰苦卓越的战斗,鄱阳湖大战中,两军厮杀激烈,先是朱元璋旗开得胜,接着陈友谅扳回一局。此战中,张定边孤军深入,朱元璋差点被俘,幸亏常遇春拉弓搭箭,救下他。

历时三十六天的鄱阳湖战役,以朱元璋的全面胜利告结束。

打败陈友谅后,朱元璋论功行赏,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朱文正,论功来说,朱文正功劳最大,论关系,他是朱元璋的侄子。

所以,朱元璋第一个问朱文正,你有什么要求。

朱文正大度的说,我没什么要求,咱们是亲戚,你先封别人吧。

朱元璋一听此话,大喜过望,赞赏有加,连连点头,不愧是老朱家的人,识大体,顾大局。

于是,他就把好的位置给了别人,让朱文正继续留下来镇守江西。

可是,朱元璋不知道,朱文正并不是大气之人,他之所以那么说,是等着朱元璋挽留他一下,说出,不行,怎么能这样呢?你功劳最大,这个位置是给你留的,你一定不要推辞之类的话。这样,就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。

没想到,朱元璋没有,非但没有,还把他的客气话,当了真,真的继续让他留下来镇守。

朱文正的不满,前所未有的爆发了。守卫洪都,我功劳最大,为什么论功行赏,却没有我?他已经忘记了,朱元璋问过自己,是自己推辞的。

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,他恢复了之前花花公子的做派,整日喝得醉醺醺的,借酒消愁,不想愁更愁。

特别是他看到那些手下,在应天耀武扬威的时候,他心底的不满达到了顶点,

背叛,囚禁。

朱文正的不满,让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,丢了性命。那就是背叛。

放眼望去,如今,能和朱元璋抗衡的,唯有张士诚了。于是,朱文正勾结张士诚,准备出兵讨伐朱元璋。

朱文正正在筹备中,朱元璋得知了这个消息。

这个消息,给了朱元璋重重的一击,他想不到朱文正会背叛自己,他可是自己视如己出的亲侄子呀,他可是自己最得力的将士呀,他可是自己寄予希望的后辈呀。他怎么可能背叛自己呢?

朱元璋亲自来到洪都,找到朱文正。

看到朱元璋的到来,朱文正心虚了,懵了。朱元璋二话不说,直接一鞭子抽打过去。你到底想做什么?

朱元璋本想处死朱文正的,在马皇后的劝阻下,他把朱文正囚禁起来。朱文正在囚禁中,死去。

朱文正的背叛,让朱元璋陷入真正的痛苦中,给他留下了深深的阴影,让他不敢再相信任何人。

朱文正的悲剧,是必然,这源于他的性格,他不光明磊落,虚伪狭隘。明明想要官位,却不明说,明明贪慕虚荣,却等着别人来满足自己,一旦没能得到满足,就动了坏心思。

一个军事天才,就这样陨落了。可悲,可惜,可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