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河北设计培训专业机构国学红楼梦中蒋玉函为何会愿意迎娶袭人?因为什么?
红楼梦中蒋玉函为何会愿意迎娶袭人?因为什么?
2022-08-03

蒋玉菡,是古典小说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物,小名琪官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《红楼梦》第5回,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于薄命司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看到了袭人的判词,写的乃是:枉自温柔和顺,空云似桂如兰。堪羡优伶有福,谁知公子无缘。

通读《红楼梦》全书,不难分析袭人的最终命运:她和贾宝玉有缘无分,未能如愿当上所谓的宝二姨娘,最终嫁给了一个优伶(即戏子),而根据书中草蛇灰线的暗示,这个戏子大概率就是蒋玉菡。

若问证据,且看《红楼梦》第28回“蒋玉菡情赠茜香罗,薛宝钗羞笼红麝串”,贾宝玉、薛蟠等人聚会,于席上结识了京都名角琪官,也就是蒋玉菡,并且两人彼此互赠了信物:

琪官接了,笑道:“无功受禄,何以克当?也罢,我这里也得了一件奇物,今日早起方系上,还是簇新的,聊可表我一点亲热之意。”说毕,撩衣将系小衣儿的一条大红汗巾子解下来,递与宝玉道......宝玉听说,喜不自禁,连忙接了,将自己一条松花汗巾解下来,递与琪官。——第28回

蒋玉菡赠给贾宝玉一条大红汗巾子,贾宝玉则送给蒋玉菡一条贴身的松花汗巾,两个男人互赠贴身之物,本就让人想入非非,而贾宝玉的这条送花汗巾子本是袭人的——这就为蒋玉菡、花袭人日后的夫妻姻缘埋下了伏笔。

高鹗续写的《红楼梦》后40回,也秉承了这条线索:袭人无奈嫁给戏子,本欲自尽,却于新婚之夜看到蒋玉菡身上的送花汗巾子乃是自己的,自此深信情缘前定,成就了一段好夫妻。

而很多读者感兴趣的点在于:袭人早就和贾宝玉有了夫妻之实,岂不见《红楼梦》第6回回名便是“贾宝玉初试云雨情”,而且这件事蒋玉菡是知晓的。

还是第28回,贾宝玉、蒋玉菡等人聚会时,期间薛蟠口味庸俗,用袭人是贾宝玉的小妾来插科打诨,蒋玉菡由此知道了袭人的身份:

薛蟠道:“袭人可不是宝贝是什么?你们不信,只问他。”说毕,指着宝玉。宝玉没好意思起来,说:“薛大哥,你该罚多少?”薛蟠道:“该罚,该罚!”说着,拿起酒来,一饮而尽。冯紫英与蒋玉菡等独问他原故,云儿便告诉了出来。蒋玉菡忙起身陪罪,众人都道:“不知者不作罪。”——第28回

既然蒋玉菡已经知晓袭人与贾宝玉有过夫妻之实,为何还愿意迎娶她呢?很多读者想不通这个问题。

首先,立足封建时代,蒋玉菡的地位是很低下的,他虽然是个响震京都的名角,但到底是个戏子优伶,这层身份注定他的社会地位并不高。

其二,在封建时代,三纲五常、伦理道德、贞洁牌坊的思想统治虽然很强大,但并不代表女子失了贞洁就无法出嫁,尤其是豪门贵族家的丫环、小妾,若要再嫁也是很抢手的。

譬如《金瓶梅》中,西门庆因纵欲去世后,除了正妻吴月娘,剩下的几个妾都在自寻出路:李娇儿改嫁给了张懋德、孟玉楼改嫁给了李衙内、丫环春梅更是飞上枝头当凤凰,被吴月娘撵出去后高嫁给了周守备,后被扶正,真正过上了主子奶奶的生活。

跟这些女子相比,袭人在贾家破败后,嫁给戏子蒋玉菡亦称不上高嫁,只能算是正常出嫁,若纠结于“袭人业已失身,谁会要她”这样的庸俗思路,实在不是解读红楼的格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