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河北设计培训专业机构历史老流氓
老流氓
2022-06-30

他住的是一个西式的小洋楼,前段时间刚搬进去。这几年,他做生意发了点财,所以买下了这栋别墅。

房子有些年月了,外墙斑斑驳驳的,但石头结构的楼体看起来还是很坚固。他就喜欢这种有年代感的东西。

不过他高兴了没几天,就发现了房子的问题。他夜里睡觉的时候,总是听到有人在唱歌,接着就是喋喋不休的呜呜声响,把他的耳朵塞得满满的。有时候还能看见什么东西在房间里飘来飘去,弄得他怎么都睡不着觉。

他知道这房子里可能有些不干净的东西,也就是说这是间鬼宅。他并没有多害怕,但是他不想被打扰,也不想搬走,所以只好把房子里的鬼请出去。

于是,他到街上找了一个算命师。那个光头的老算命师眼皮儿都不抬地问他: “家庭住址……”

他迟疑了一下,然后把小洋楼的地址报给了他。

老算命师的眼睛闪了几下,然后告诉他: “夜晚十二点的时候,找来半碗鸡血,半碗面条,再烧几张黄纸,把灰烬和着这些东西倒进浴缸里,然后你躺在里面。你就能看到它,并且可以和它对话,到时候你可以请求它离开你的房子。”

“它不会伤害我吧?”他紧张地问。

老算命师摇了摇头: “你照做就是了!”

“真的可以吗?”他还是不放心。

“可以。不行不收你钱,你可以把问题解决之后,再把钱给我。”老算命师见他还是不相信,许下了承诺。

当晚,他准备好所有的东西。十二点的时候,他一股脑地把这些东西倒进浴缸。

正准备跳进去,才发现自己没有脱衣服。他急急忙忙地跑到卧室,把衣服脱得一千二净。

当他赤身裸体地走进浴室的时候,它已经来了。它是个女人,穿着一身的修道服,头发长长地垂下来,浸到了浴缸里。她正趴在地上,呆呆地看着浴缸里的东西,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。

他没有料到会是这样。一惊慌,他碰响了浴室的门, “吱呀”一声。

她回过头,打量了他一眼,突然冲过来,打了他一巴掌:“我最恨的就是流氓!”说完气冲冲地走了两步就消失了。

他的脸疼了好几天。所幸的是她再也没出现,他也再没听到夜里有什么声音。

他去找了光头的算命老头: “你早就知道它是修女对不对?其它的都是幌子对不对?”上一页123下一页

我和男朋友网恋了两年,他提出要让他妈妈见见我。

我心里隐隐猜测,他妈妈肯定不会赞同这么不靠谱的恋情。

她来的那天,男朋友因加班无法接站,我只好独自赶到火车站接她。

事先男朋友给我看过他妈妈的照片,但似乎她一直都很抵触我,所以没看过我的。

谁知,他妈妈看到我后,竟然又惊又喜,满脸雀跃,还拉着我的手问这问那,最后竟满口同意了我和男朋友继续交往。

我很纳闷。

事后,男朋友告诉我,他妈妈跟他说,很多年前,她到一个城市去旅游,在一个胡同里看到好多小女孩在跳皮筋,其中有个梳羊角辫的女孩看上去活泼可爱,又机灵又漂亮。当时她就想,这个小女孩要是长大以后能嫁给我儿子多好啊。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,她见到的我竟然和记忆里的那个小女孩长得一模一样。我撇着嘴对男朋友说: “都过了十多年了,那个小女孩当时才几岁而已,我怎么会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呢?”

男朋友认真地说: “当时我也是这么问我妈的,不过她说,你绝对是她当年看到的那个小女孩,再怎么长,你都没变样。”

我郁闷了,这件事,我觉得有点悬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

老算命师暧昧地笑了笑: “你家的地址以前是个修道院。”

他上前给了老算命师一巴掌: “你个老流氓,这招也太损了……”

上一页123下一页

音乐女孩的梦幻

到雨石音乐学院上学的学生,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──成名。

在雨石音乐学院学习,算是踏入娱乐圈最便利的捷径了。它虽然是私立学校,却有着不可忽视的背景。它的幕后老板是一对夫妻:男的是著名唱片公司老板──区志林,女的是当红歌星──熙媛。

熙媛比区志林足足小了二十岁,当初也是雨石的学生。她不仅人长得漂亮,歌喉更是出众,刚考进雨石的时候,就显得鹤立鸡群。

雨石的学生都知道,每年举办的歌唱比赛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,只要获得第一名,就可以立即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,这也是雨石最吸引人的地方。那一年,熙媛毫无意外地夺得了歌唱比赛冠军,并且,她在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之后,马上和区志林秘密结婚,升级为老板娘。

冠军的头衔和星光灿烂的未来,不过都是区志林的一句话,有什么能比收买美人的心更重要的呢?

生活,偶尔就是形式主义。如今,雨石里又出现了一个“熙媛”。

这个女孩叫花音,她漂亮出众,天生一副好嗓子。和雨石所有的学生一样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出人头地,过上众星捧月般的生活。可现在,面对即将到来的歌唱比赛,她却犯了愁,参加比赛的有上千人,可冠军只有一个,怎样才能一鸣惊人呢?

这天,天阴沉沉的,同学们都蜷在宿舍里做起了懒猫,惟独花音去了琴房练歌。无奈心绪不宁,收效甚微,她只得停了下来,打算上天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

花音刚上到四楼,一阵悠扬美妙的歌声突然传了过来。四楼是学校储放杂物的地方,平时几乎没人上来,是谁在弹唱呢?她情不自禁地寻声而去。

她找到了声音来源。透过一间杂物室的窗户,她看到一个男生正坐在一架布满灰尘的钢琴前,优雅地自弹自唱。他长得俊朗挺拔,和他的歌声一样,带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。

花音不禁看呆了,也听呆了,不由自主地推门走了进去。男生并不惊讶,只是对她微微笑了笑,又专心继续演唱,直到一曲歌毕,才站起身来。

花音这才发觉自己有些莽撞,她带着歉意,不好意思地说:“对不起,打搅你了。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